当前位置:主页 > 200字 >

老陈光保的故事:古有陈瑸 今+两袖清风的故事+有保伯

  • 200字
  • 2020-08-13 11:35
  • 122
  • admin

  “古有陈瑸,今有保伯”类似雷在广东雷州半岛广为传唱。原广东海康县(今雷州市)县委陈光保离休已20余年,但在当地人中名望仍非常高。这位85岁的老人曾兴建南渡河大堤、支持包产到户试点、资助贫困学生等,让当地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  雷,飞翔在雷州半岛红土地上的吟唱精灵。一如其名,雷爱憎分明,大胆泼辣,四句一首,直抒胸臆,朗朗上口。数百年风雨传承,形成民间褒贬为官者贪廉得失的民传统。

  原广东海康县(今雷州市)县委陈光保离休已20余年,至今仍有绵绵不绝的“古有陈瑸,今有保伯”类似雷在雷州半岛广为传唱。当地无论长幼,都尊称他“保伯”。这位双腿瘫痪、85岁高龄的老,为什么能走进群众心里,为什么离休多年仍被人们广为铭记,在悠悠雷中赢得如此深情的吟唱?

  一幢简陋的两层楼农舍,一个面容黝黑的耄耋老人端坐在轮椅上,颤巍巍地抬手,指着种有甘蔗、香蕉的果林方向,招呼大家。从场部往农场深处漫步,左边是甘蔗,右边是香蕉,总共约有2800亩。那些一望无际、郁郁葱葱的,都是他的牵挂,每天都要去看看。甘蔗长势好不好?香蕉挂果怎么样?会不会来台风?他盼着有个好收成。

  谁能想到,这幅老农的农家生活场景,竟然是一位正厅级领导干部的离休生活写照。

  1994年,陈光保从湛江市政协任上离休,他不愿在城里享清福,次年就和妻子张少乔,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荒山野岭开荒当农民,至今有21个年头。

  北和镇自古荒僻,蛇虫,当地人小孩子,往往说:“不听话,就送你去北和”。北和镇的仙过岭,更是满目荒凉的不毛之地。陈光保许下承诺:离休后要带领农民荒山、脱贫致富。

  仙过岭的石头多,平整场地最艰巨的任务就是搬运大大小小的石头。陈光保想办法租来挖掘机、手扶式拖拉机和手推车,机械不够用,就肩挑手提靠人工。每天披星戴月,大家都玩命似地搬运着石头。的度劳动,让陈光保腰部劳损的旧病不断复发,有时疼得起不了床。这样豁出去拼命干了两年,终于平整出一块2800亩光景的坡地。

  但困境接踵而至,连续几年,不是寒潮就是台风,种芒果被冻死,种香蕉被台风,农场经营非常困难,债台高筑。有人劝陈光保把农场转租出去,但他了。当年参加,他多次面临都从不,如今面对困难,他更不能给当地村民留下农业失败当“逃兵”的耻辱。

  一连串致命的打击,仍在不断袭来。陈光保腰部损伤的病再度发作,手术失败,下肢行动不便。2007年4月妻子张少乔因为操劳过度,心肌梗塞骤然去世。

  这一次,陈光保再也撑不住了,倒在病床上。这个坚毅的高大汉子嚎啕大哭,泪水像开了闸,稀里哗啦,像个孩子。他感觉妻子:跟着开荒办农场,她吃尽了苦,受尽了难,到头来没享过一天清福!但陈光保仍不放弃农场。

  “这些年,保伯给村民生活带来的变化,太大了!”北和镇党委陈小华感慨地说,在保伯带动下,仙过岭一万多亩荒地全部被村民开垦出来,附近6个村历来十年九旱、年年灾荒,如今靠开荒种植发家致富,村里消灭了茅草,盖起了“香蕉楼”“甘蔗楼”。

  保伯农场成为远近群众心中的“圣地”,几乎每天都有人前去拜访,有反映困难的,有致谢的。湛江、雷州的领导干部经常去看望陈光保,陪他吃饭,听他“讲党课”,主题永远是作为党人一心为公、两袖清风的故事两袖清风的故事。

  一位老干部感慨地说,我们退休后在城市门可罗雀,陈光保远在山野却门庭若市。

  今年4月、6月,记者又两次看望陈光保。一见面,他迫不及待地说:今年农场收成应该不错。去年,他还在为农场的收成揪心地痛:中心风力达15级的强台风,将2000多亩甘蔗、300多亩香蕉全部刮倒,一年的努力和希望全成泡影。那时,他老泪纵横,痛惜万分,令人不。

  可以说,陈光保的悲喜,系于农场的经营收成。这些云彩最终化作春风春雨,洒向那些亟需帮助的贫困学子。

  从2000年开始,陈光保资助贫困学生。开办农场后,他更是把工资收入、农场利润几乎全部用来学助教。2009年,为了凑齐100万元,陈光保执意将自己在湛江市区唯一的一套住作价26万元卖掉,子女们舍不得卖掉子,但拗不过他,就凑钱瞒着他拿出26万元当作卖款交给陈光保。

  2010年他将农场改名为“保伯重教助学农场”,他给自己定下每年捐资助学100万元的任务,表示身后不留一分钱给子女,彻底“裸捐”。

  在华南师大科学与工程学院读研二的黄仁龙,老家在雷州市附城镇麻演村,他是陈光保“裸捐”助学的受益者之一。两袖清风的故事2010年,黄仁龙家三兄弟同时考上大学,因为家里穷,砸锅卖铁也只供得起一个大学生,哭得双眼红肿的父亲狠心决定三兄弟“抓阄”上大学。就在之时,保伯送来了希望:不仅资助1万元现金,而且还发动募捐,圆了他们三兄弟的大学梦。2014年,黄仁龙还考上研究生。

  陈光保并不是“大款”,离休后的他只是一个普通“农民”,惨淡经营着一个农场,灾害随时来袭,农场随时可能面临歉收。为了筹捐款,2010年陈光保向女儿借钱20万元,凑齐105万元,捐完款后,发现农场连买化肥的钱都没有了,他却笑呵呵地说,“不怕不怕,可以跟银行贷款,等香蕉卖了就有钱还贷款了。”

  迄今,陈光保变卖产,散尽家财,捐款1400万元,资助励学生6000多人。他对群众倾囊相助,一掷万金,对自己和家里人却“一毛不拔”。

  走进保伯农场,简陋、清贫。屋内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具,陈光保每天看报写作的书桌,还是从外面捡回的废旧品,吃饭坐的都是十几块钱一个的高脚塑料凳。

  陈光保“裸捐助学”,与他离休前提倡“治穷先治愚,兴学育人才”的一脉相承。他任雷州主要领导期间,雷州成为广东省教育先进县,为雷州教育作出了突出贡献。早在1982年,面对全县只剩下大学本科毕业人员46人的严峻形势,陈光保带头捐资1700元,召全县兴起集资办学的热潮。1983年,他力排众议,施行一个不同凡响的举措:财政3年内拿出500万元,委托高校代培800多名大学生。

  

  千年南渡河,纵贯雷州半岛腹地,它是雷州的母亲河,也是一条随大风暴雨而的灾难之河,饱浸百姓。1970年,在南渡河的变迁史上,是一个大写的年份。当年秋天,一个壮实的雷州汉子在南渡河畔,振臂一呼,发出“斩断南渡河,建设新海康”的召。

  这一口震撼了古老的雷州大地,激动着数万名铁骨铮铮的雷州儿女。他们担着锄头、畚箕和简单行李,从四面八方集结到南渡河畔,几十公里长的堤围上旌旗招展,两袖清风的故事声如雷。挖土、担土、打石、运石、堵海,人如潮涌。陈光保日夜住在工地、吃在工地,声音沙哑了,两眼熬红了,两脚了,有人劝他休息,他都不肯。

  1971年9月,堵口合拢进入关键时刻。他与大家一起奋力把装满砂石的木船推进龙口,当截流堵口出现重大险情时,陈光保二线多名群众手拉手筑起人墙,稳住木船,接运砂石,终于将滚滚拦腰截断。南北堤合龙了,工地一片欢腾!

  在陈光保的带领下,经过4年兴建、4年治理、南渡河终于被驯服。一道高8.5米、基座宽32米、全长21公里的海防大堤,巍然屹立在雷州大地上,被誉为“南海长城”。抗灾防御标准提高到12级台风和百年一遇海潮。南渡河两岸22万亩东西洋田,如今成为广东的“金色粮仓”。

  另外,大力支持潭葛村1977年进行包产到户试点,比安徽小岗村分田到户还早了一年,这是陈光保对广东农村的重大贡献。

  1977年11月,当时的北和镇潭葛大队的社员们,大胆实行包产到户试点,1978年开始在全大队推广,成为广东省农村第一个吃螃蟹者。而这一农村的指挥者、支持者就是时任海康县县长陈光保。他不仅主张包产到户,还提出允许公牛私养,允许包产到船、允许私人开荒,允许能工则工、能商则商等“六允许”。一包则灵,被称作“乞丐村”“逃荒村”的潭葛村,一举变成了富裕村。

  1980年3月,陈光保被点名参加全省农业工作会议,会上争论激烈,陈光保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有人拍桌子,他“搞”!但陈光保认为,“让农民有饭吃、有衣穿、有屋住、有钱花,才是硬道理。”还当场表示,如果不让搞包产到户,就上去反映情况。最终,在陈光保的下,海康县成为广东首批11个承包到户的县之一,他也因此赢得了“血性县长”的赞誉。

  

  陈光保“大爱”之下不容私,他的家规,成为雷州“关键少数”廉洁自律的参照系。

  任海康县县长的时候,陈光保就在家里宣布了家规:“不准收礼,不准走‘后门’,不准搞‘夫荣妻(子)贵’”。1983年任海康县县委后,他每年春节都要在自口贴上一副对联:“送礼;受礼有罪”,横批“端正党风”,前来送礼的人一望却步。

  “做陈光保的家属子女,不能占便宜。”陈光保执行起“”家规,毫不含糊。

  1974年,大女儿于“上山下乡”到了龙门林场。1979年,同批下乡的14个知青只有她一人还未回城。于想回城,三番五次哀求父亲帮忙。无论怎么软磨硬泡,陈光保就是不答应。他悄悄在女儿的挎包里塞进一些粮票、10多块钱,还有中学课本,内夹一段赠言:“孩子,在你的脚下。”后来,于发奋苦读,考上大学,离开了林场。

  1983年,老三陈主大学放暑假回家,纪家党委知道他爱吃树菠萝,就从的菠萝树上摘了一只送给他。陈光保得知这个情况,马上叫爱人给纪家汇去20元,并在汇款单上附言:“如果不够,以后再补”。

  陈光保的弟弟陈平,曾经央求哥哥在城里给他找份工作,遭到。陈平一肚子委屈,跑到湛江找一位“老上级”。“老上级”出于同情,把他介绍到一个偏僻道班当临时工。陈光保知道后,责成县公局把陈平辞退了。后来经人介绍,陈平从农村转入农场,陈光保仍觉不妥,又动员他回到农村。最后一次,农垦系统的领导知道陈平家庭生活困难,便把他安排到调丰糖厂当临时工。陈光保又再次劝说弟弟回家务农。经过三进三出,陈平火了,冲着陈光保说:“你还有半点兄弟情吗?”父亲陈德昌也从赶到县城替陈平说情。

  在父亲一半是一半是哀求的目光中,陈光保还是摇摇头,含着眼泪。

  离休后,陈光保承包农场赚了钱,家里人连一分钱的光都没沾着。陈光保常常这样亲属:拿了别人的针,就会拿别人的金。他子女,想发财靠自己,别指望父亲铺。5个子女上大学、找工作全凭自己的真本事,他一点忙也没帮。陈光保子女要自律,“最大的孝顺是不贪不占”。“不贪不占”,被陈光保列为新家规。

  2007年4月,陈光保的爱人张少乔阖然离去。遗体火化后,一些人将其骨灰安葬在仙过岭。陈光保没同意:如果人死了都占地建墓,今后子孙将无地可耕。至今,妻子的骨灰盒仍放置在床头。

  2010年,捐资助学大会后,陈光保向子女们宣布了最新一条家规:“不给子女留一分钱”,把全部财产都捐出去。陈光保说:雷州历史上出了6位受人尊敬的,清代丁洛变卖百亩祖田救济农民,陈瑸公孙二人吃一个鸡蛋,将俸禄节省下来给家乡修海堤,这些先贤都没有给后代留财产,“我是,为什么要给子女留财产?”

原文标题:老陈光保的故事:古有陈瑸 今+两袖清风的故事+有保伯 网址:http://www.buddyenglish.cn/200zi/2020/0813/838.html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